胡冰:“阿里神盾局”里的“打假警察”|?數據魔法師

巨大貓頭鷹 2020-10-18 07:49:13

《IT經理世界》雜志2016年03月20日出版


“部門可以分工,數據必須分享,只有分享的數據才能產生化學反應,才能產出最大價值?!焙f。



阿里巴巴集團資深安全專家胡冰的職業經歷充滿了故事性情節。


在進入阿里之前,他曾做過12年警察,當過刑警,也干過“公關警察”。特別是“公關警察”這個工作,胡冰干得有聲有色,他主管的“平安余杭”微博曾獲全國政法機構微博影響力前茅,而他個人也是知名博主。 ? ?


胡冰思想活躍,善于使用互聯網。2001年,他剛做刑警不久就接到一起當時比較棘手的案子,一名女性被QQ好友騙財騙色。為此,他就自己“冒充”女網友“投懷送抱”,最終把詐騙嫌疑人“騙”到了警局。


作為一位“80后”,胡冰認為既然自己趕上了互聯網浪潮,為什么不抓住機會去嘗試下不同的道路呢?于是,2013年底,胡冰走出體制,進入了被網友譽為“阿里神盾局”的阿里巴巴安全部,從事維護網絡安全、打擊網絡犯罪的工作。


一張打假地圖


2015年,胡冰參與了“阿里神盾局”與浙江省雙打辦和浙江省公安局等部門合作的“云劍行動”,利用阿里大數據能力,線上尋跡,線下溯源,聯合打假。這個行動給了胡冰很大震動。


“當警察時,我們破一個案子很難,要到處尋找線索,甚至地毯式的走訪排查?!焙f話極為干練,“但在大數據時代,我看到了數據的威力。如果能把大數據的能力發揮到公安領域,我們執法部門在服務和打擊上的能力和準確度上,都會有幾何級的提升。


在“云劍行動”中,胡冰與同事一起探索“從數據找線索,從線索串案件,從案件找實人”的網上打假導偵新思路。


傳統辦案中,警察要通過現場勘查,收集犯罪嫌疑人留下的蛛絲馬跡。從今天大數據的角度看,現場勘查就是在采集數據,不同現場的數據可以通過比對碰撞來串并案件和發現嫌疑人。


網絡犯罪也是如此,即使犯罪嫌疑人手段再高明,也會在網上留下蛛絲馬跡,而且這種痕跡不會因為天氣等物理因素的影響而迅速消失。執法部門通過這些數據痕跡,就可以找到精確線索,破案抓人。?


在“云劍行動”中,要想徹底治理假貨,關鍵是要把制假售假的源頭打掉。起初,“阿里神盾局”做出了全國首張打假地圖,全面展現了中國目前各地的假貨活躍指數,如哪個省的假貨最多,哪個類目的假貨在哪個地方最多。


這張地圖基于阿里巴巴在日常主動攔截的涉假商品和對賣家的數據分析,如通過數十個模型的實時監控比對發現的疑似假貨的鏈接;通過消費者投訴發現的假貨店鋪;通過品牌權利人合作中得到的涉假線索等等。


在“阿里神盾局”,胡冰時常擔任 “翻譯官”的角色,負責與公安部門和阿里技術團隊溝通,因為他知道各地由于警力有限,如果提供給警方的辦案數據越詳細,越易懂,就越有利于公安破案。正是在這樣的溝通中,阿里打假特戰隊提出了深化打假地圖,制作全國可疑售假團伙分布圖的想法。


這是一個挑戰,阿里打假特戰隊又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去分析挖掘,最終挖掘出了全國4000多個活躍的制假售假團伙分布情況。這張地圖讓警方眼前一亮,因為地圖上標注的每一個數字,就代表著一個潛在的活躍售假團伙。


這份打假地圖得到了全國雙打辦的高度評價,并據此專門召集各成員單位召開會議,積極探索利用阿里巴巴大數據能力開展全國打假。浙江的“云劍行動”就是根據全國雙打辦要求而開展的試點。


行動即將開始前,阿里打假特戰隊全員沒日沒夜的加班,他們進行梳理,拿出了浙江境內300多條制假售假團伙信息,并迅速提供給浙江省經偵總隊。在此后的兩個多月中,浙江警方根據這些線索不斷擴大戰果,最終立案169起,破案164起,搗毀生產窩點46個,搗毀倉儲窩點198個,抓獲犯罪嫌疑人300名,涉案價值8.17億元。


那段時間,胡冰的老戰友經常給他打電話說:“你們的數據真是太準了,一抓一個準!”這是他到阿里工作以后感到最欣慰的一件事。


用數據文化進行社會治理


“云劍行動”讓胡冰感受到了大數據的魅力。


如今,在一流的互聯網公司中,網絡和數據的能力正被不斷釋放出來。胡冰甚至發過一個朋友圈,講在阿里上洗手間,內部員工APP上有一個“找坑神器”,這個軟件可以通過接收每個坑位的紅外線信息,及時發布空位情況,省去員工排隊的麻煩,就更不要說那些離不開數據的業務了。


在維護網絡安全、打擊網絡犯罪的工作中,如今“阿里神盾局”越來越被網友們所認知。這個部門有2000多名“小二”,這里匯集了“從良”的知名黑客、網安精英、刑偵專家……是保障全球最龐大電子商務生態系統安全的“網絡特工隊”,也是保障“雙十一”、“紅包大戰”順利進行的幕后功臣,每天都服務著數億消費者和商家。


其中,專門協助各級執法部門打擊網絡犯罪的專業團隊就是數百人。2016年初,阿里巴巴還成立了平臺治理部?!安块T可以分工,數據必須分享,只有分享的數據才能產生化學反應,才能產出最大價值?!焙f。


在這個離不開數據的大團隊中,胡冰并不需要自己構建數學模型,分析數據,但他要學習和消化模型搭建的基本原理和作用,思考產出的數據怎么能更好地服務于執法部門。補充對大數據知識的學習,了解大數據的文化并結合到自己的業務上,這是當前他急需惡補的功課。


胡冰在微博上多次點贊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不久前對大數據提出的一個理念——用數據文化進行社會治理,并認為孟書記對大數據的“八個推動”是招招點中要害,處處深謀遠慮。


當前,大數據方面的人才基本都聚集在大型互聯網企業中,體制內特別是公安系統此類人才稀缺,而且也很難招聘到。在這種情況下,他認為,未來幾年,警企合作“數據偵查”將是大勢所趨。政府和執法部門必須通過運用企業的能力,為行政管理賦能。


在這個過程中,胡冰希望政府相關部門能潛心、虛心到大型互聯網企業學習,更深入地理解大數據的理念,并能親身實踐一些項目,避免閉門造車。


胡冰及他的阿里同事更是在積極實踐,如何更好地把互聯網企業的大數據技術,賦能給公安等政府部門,同時,也希望政府部門能更多的利用好已有數據,與互聯網企業開展“網絡安全共治”。


例如,去年阿里巴巴集團與國家認監委信息中心合作,雙方共同推出“云橋”數據共享機制,阿里巴巴成為首家直接接入國家CCC認證信息數據庫的電商平臺。


隨著“云橋”的建立,在線商品數據與國家權威管控數據得以打通,阿里巴巴可以實時讀取認監委CCC認證信息數據庫,從而對強制CCC認證的商品實施全流程的管控,確保平臺上的商品質量。


正因如此,如果國家工商局營業執照、商標局、認證、許可證等信息能夠與有治理需求的互聯網企業聯通,無論是政府部門還是企業,在平臺管理上都能相互賦能,實現多方共贏。


此外,出于警察情節,胡冰也十分關注網絡法律法規的完善。他說:“如今幾乎所有的線下案件都在往線上走,我國的許多法律都是針對線下行為而設定的,因此,雖然一些線上行為造成的危害已經等同甚至超過線下行為,卻無法使用相關法律定罪量刑。


比如線上買賣PS身份證圖片,雖然這樣的圖片在網上已經等同于身份證的功能,用于各種平臺的注冊、認證,但是現有法律無法認定PS身份證圖片為假證,因為它只是一張圖片。


在胡冰看來,這些網絡黑灰產業鏈依附在網絡詐騙、售假、盜號等犯罪行為周邊,這些問題如果不提前從法律層面進行規制,危害性是巨大的。


如今,基于自己對公安執法業務的理解,再加上阿里巴巴互聯網、大數據文化的浸潤,胡冰正在開啟自己新的職業人生。


************************************

408元套餐:全年紙刊24期 + 三選一(包快遞,圖書3本,U盤1個)


購買,請移步 

  1)官網商城:http://buy.ceocio.com.cn
  2)淘寶直營店:http://ceocio.taobao.com
?


微信號:ceocio_magazine


喜歡我們的內容:) 歡迎轉載,請注明出處

請長按識別二維碼,并推薦給朋友

獲取更多精彩文章,回復關鍵詞“目錄”


點擊下面
發表評論
用戶反饋
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