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筆記人:踏著青年柯布的足跡走一程

終南懶散人 2020-11-26 07:03:58

導言:


從羅馬到巴黎:青年柯布的足跡”(第1期)是有方2015年研發的全新考察線路,定于2015年9月21日—10月2日出行,8月5日開放招募!本線路由城市筆記人-劉東洋擔任學術總監及領隊學者。


“此次羅馬之行,讓我們好好看看羅馬。此后,對于我們來說,羅馬將再無秘密可言?!奔热蝗绱?,不妨我們也相約今秋羅馬,只不過,不再只是為了解密柯布,而是為了尋找我們未來的路。





踏著青年柯布的足跡走一程


文 | 城市筆記人(劉東洋)



所謂“青年柯布”的時間段,向前延伸,指向了柯布始學建筑的1904年或是第一次意大利之旅的1907年;向后,說法不一。有停在1917年秋柯布移居巴黎前的(Baker 1987),有停在1920年純粹主義畫展與《新精神》創辦期的(Brooks 1997),有停在柯布在巴黎初露頭角的1923年的(von Moos 2002)。我更愿意將之延伸到1920年代末,包括進來薩沃伊別墅(Villa Savoye)這類建成建筑,好展示純粹主義(Pursit)美學進入建筑后的作品集合。


柯布本人并不忌諱向世人講述自己從懵懂少年夏爾·愛德華·讓納雷(Charles Eduard Jeanneret)向現代主義畫家、建筑師兼作者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的蛻變。從《勒·柯布西耶全集》的第一卷到1966年出版的《東方游記》,他多次講過這段獨自一人靠雙腳丈量廢墟,自學成才的故事。而且,每一次重復都是一次剪接。一段1911年10月10日寫于那不勒斯的苦悶日記,出現在1922年《新精神》第14期時,成了遭遇米開朗基羅西斯廷天頂和壁畫的鋪墊;1925年出現在《現代建筑年鑒》里時,這段題為“在西方”的日記配上了羅馬世博會廣場喜劇的速寫,拉開了東方與西方的距離。等1965年夏天最后一次編?!稏|方游記》時,柯布刪掉了原文的結尾,加了非常短促的一句自嘲:“我才20來歲,我沒有答案”。就這么,柯布給世人展示了一個他愿意展示的形象。至于他在家鄉做過的那些建筑,被柯布真正介紹過(且愿意介紹)的只有施瓦布別墅(Villa Schwob)。1960年7月,當他看到當月的Domus雜志(no.368)刊出了“白宅”照片之后,柯布即刻給雜志主編曼賈羅蒂(Angelo Mangiarotti)寫信,制止對方公布任何文字信息……



施瓦布別墅(Villa Schwob)


1977年,美國學者特納(Paul Venable Turner)出版了他的博士論文(1971年)《勒·柯布西耶的教育歷程:關于柯布思想發展的研究,1900-1920》(Turner 1977)。該書將柯布私人藏書、書單以及書頁批注公之于眾,算是拉開了解密青年柯布的序幕。建筑史學家布魯克斯(Allen Brooks)在1970年代初深入柯布家鄉,查閱地方檔案,訪談過諸如柯布同學佩蘭(Leon Perrin)以及助手蒙唐東(Marcel Montandon),并于1997年發表了《勒·柯布西耶的成長歲月:夏爾·愛德華·讓納雷在拉紹德封》。瑞士本土學者賴希林(Bruno Reichlin)、福格特(Max Vogt)、呂埃格(Arthur Rüegg)以及不久前來同濟講學的厄施林(Werner Oeschlin),都曾考察過柯布在瑞士和德國期間的活動。這還沒有提及馮·莫斯(Stanislaus von Moos)、雅格·呂康(Jacques Lucan)、讓-路易·科昂(Jean-Louis Cohen)、瑪麗·麥克萊德(Mary McLeod)、本頓夫婦(Tim Benton & Caroline Benton)等人對于早期柯布旅行、講稿、出版物的發掘與整理。勒·柯布西耶基金會與加爾蘭(Garland)出版社1983年聯袂出版的《建筑與項目:勒·柯布西耶檔案》(共計32卷)中也收錄了柯布家鄉項目(1913年后)的部份草圖。意大利伊萊克塔(Electa)與馬爾西里奧(Marsilio)出版社, 仰仗博洛尼亞的教授朱利亞諾·格雷斯萊利(Giuliano Gresleri)的編校,于1984,1987一直到1994,1996年,出版了《東方之旅》(圖片本);《東方之旅》(速寫本);《托斯卡納之旅(1907年)》(彩圖本);《德國之旅》(速寫本);《拉·羅歇圖冊》(速寫及彩圖本)。2002-2003年的巡展《勒·柯布西耶之前的勒·柯布西耶》較為全面地展示了柯布在1920年代之前的建筑、家具、繪畫、攝影成就。與此平行,法國林圖(Linteau)出版社則于2002,2006,2011,2013,2015分別出版了《勒·柯布西耶與佩雷書信集》、《勒·柯布西耶與勒·埃普拉特涅書信集》、《勒·柯布西耶與家人通信集,卷一,1900-1925》、《勒·柯布西耶與家人通信集,卷二,1926-1946》、《勒·柯布西耶與里特爾通信集,1910-1955》。特別是后者,非常直觀地呈現了青年柯布的各種內心掙扎。


這些史料的公開讓固化的柯布理解松動了起來。比如,讀過《走向新建筑》的讀者都會讀到,諸如:“韻律是從簡單的或復雜的勻稱中導出的平衡狀態,或者是從精巧的均衡中導出的。韻律是個方程:相等(對稱、重復)(埃及廟宇和印度教廟宇);均衡(各種對比的運動)(雅典衛城):抑揚頓挫(從一個初始的造型構思發展)(圣索菲亞)。每一個個體有那么多的根本不同的反應,雖然目標統一,而目標統一就是韻律,就是平衡狀態。由這點出發,各個偉大的時代的差別如此驚人。這些都是建筑原則上的差別,而不是裝飾方式的差別?!保ā蹲呦蛐陆ㄖ?,漢譯本,p45)這樣的文字對于當代讀者特別是漢語讀者來說基本上毫無時間印記可言,每個詞匯仿佛都是現代用語。而一旦我們通過柯布書單、信件、日記和論著了解到所謂的“均衡”(equilibre)就來自新古典主義者夏爾·勃朗(Charles Blanc)的《畫論》,一定意味著“動態過程的平衡”,而所謂“平衡”(compensation )非??拷诺渌囆g里的“反向對抗法”(contrappósto)時,我們也就意識到了柯布與拉斐爾時代的緊密聯系。


還有,像過去一直在普適層面流行的“新建筑五點”,因為有了新的史料,顯現出了它們多重的起源。它們的形成跟柯布家鄉的氣候、地貌、房屋構造特點以及1920年代汝拉地區建筑民族性的討論頗有關聯;再如柯布與帕拉第奧建筑之間的可比性??屏帧ち_在1947年撰寫“理想別墅的數學”時還只能僅憑“形式分析”去推斷二者之間的句法相似性?!独ち_歇畫冊》的公開,直接呈現了1922年柯布與拉·羅歇(Raoul La Roche)同去維琴察和威尼斯時對帕拉第奧建筑的考察記錄。但這個話題展開來講要更為復雜。



白宅(Maison Blanche


柯布并沒有要等到1922年才開始研究起帕拉第奧,在東方之旅的前一年,因為要幫助導師勒·埃普拉特涅(Charles L’Eplattenier)撰寫一篇有關城市設計與城市雕塑的論文(由此衍生出《城市建設》(La Construction des Villes)的寫作),柯布在慕尼黑圖書館里,已經借助德語、法語文獻鉆研起歐洲城市的廣場、街道、住宅、墓地和公園來。其中,他對意大利別墅以及花園產生了格外的興趣??虏寄菚r就畫過帕拉第奧的房子,確切地講,他畫了很多房子,包括拉斐爾的瑪達瑪別墅、里加里奧(Pirro Ligorio)的埃斯特莊園等一系列十六世紀的重要作品。一年后,在其羅馬的逗留期間,柯布參觀了他之前標注過的10處十六世紀園林里的7處。一方面,柯布希望此類羅馬的景觀設計經驗或許可以直接幫到拉紹德封的街景改造,另一方面,他已經想著怎樣消化這些別墅和園林,用到即將動工的白宅(Maison Blanche)身上。


這樣看來,青年柯布與古典建筑的相遇并不抽象,盡管他對古典建筑的理解首先來自丹納(Hippolyte Taine)、里特爾(William Ritter)、司湯達(Stendhal)這類一般性文化史作者以及拉斯金(John Ruskin)、勒-迪克(Eugène Viollet-le-Duc)、舒瓦奇(Auguste Choisy)這樣的建筑史家。在貝倫斯(Peter Behrens)事務所工作的半年時間里,柯布目睹了當時一批日后被描繪成具有“新古典偏好”的德國建筑師們,梅塞爾(Messel)、保羅(Bruno Paul)、施米茨(Bruno Schmitz)、貝倫斯本人,怎樣在日常操作中運用和消化著古典建筑知識——不止比例、跨距、節奏那么表面化的東西。敏感的柯布看出了向古典建筑學習的必要性,這讓他在給導師的信里喊出:我要去羅馬!



哈德良宮(Villa Hadrian)遺址一角


埃斯特莊園(Villa d’Este)


這就是為何我們把這次青年柯布之旅的首站選在羅馬的理由。我們的旅行始于羅馬郊外蒂沃里的哈德良宮(Villa Hadrian)與埃斯特莊園(Villa d’Este)。這兩處奢侈的園林建筑存在密切關聯。沒有前者,就不會有后者??虏荚诹_馬之旅的后程,花了2天時間,分兩次暢游了行宮和莊園。在那里,我們將看到諸如轉化成朗香禮拜堂光塔的原型——“古人造墻,墻會延伸,墻墻相交,形成更長的墻。這樣,古人創造了有感覺性的體量,體量乃建筑情感的基礎。具有肯定用意的光,在一端曝射進來,照亮那些墻。光的映照從筒體間(我不愿意說圓柱,這個詞已經被用爛了)延伸出去”(Le Corbusier 2007: 220);我們會看到古人如何處理建筑與微地形、建筑群與遠景的關系——“在哈德良行宮:不同層的地平跟羅馬平原協調一致。遠山圍住了構圖,的確,建筑的構成就是基于遠山的存在”(Le Corbusier 2007: 226);以及,我們還會看到柯布當時所理解的府邸與花園之間氣派的對比(它日后也部分地投射到了施瓦布別墅的花園身上)——“看看這里建筑發明是怎樣利用基地物質條件的吧:這是一處充滿偶然性的基地。而花園則妙用了坡地,在破碎的地形之間形成了聯系”(Le Corbusier 1948: 20)。當然,除了大浴場和萬神廟,我們在羅馬以及佛羅倫薩還會重點找尋一位大師的痕跡。如果說有誰真正在1910-1920年間深刻地影響到了青年柯布對待建筑的態度及其操作手段的話,那個人就是米開朗基羅。在佛羅倫薩,我們將參觀梅蒂奇禮拜堂和圖書館,目睹米開朗基羅消解古典法則的能力。


在瑞士,我們會重點看兩棟房子。1912年柯布歸鄉后給父母設計的白宅,用力兇猛、手段密集,猶豫中滿是矛盾,最終又因誠懇令人感動;相比之下,隔了10年的湖畔之家,則代表了柯布真正有了現代生活參照之后所獲得的從容。這棟56平米的小房子有著自身的技術性缺憾,卻同時并置了最為古典和最為現代的“柯布式看風景”的方式。尤其值得注意的是1930年的加建部份。那是坂倉準三畫的施工圖。閣樓里的布置方式吻合著柯布對于圣杰羅姆書房的研究。也是在這個房子里,柯布的父親、母親、哥哥,走完了他們人生的最后一程。這些人的生命使得湖畔之家有了別樣的靈韻。



母親之家”(Villa le lac)


最后,我們將經由朗香禮拜堂來到巴黎,去看看1920年代柯布的純粹主義怎樣一步步物化成現代建筑的。我們考察的側重點仍然是青年柯布建筑中的古典性。在這一點上,薩伏伊別墅幾乎就是各種柯布主題的展覽館。我們將現場講述柯布是怎樣拉伸頂層那段墻的。它的光明時刻又在哪里,它怎樣對位于女主人臥室的窗……


當我們走完這段旅程后,興許,也能同時形成了三種意義上的理解?我們對古代作品原境的理解;我們對柯布的古典認知方式的理解;我們對建筑當代性的理解。


在一張很可能是1921年秋去羅馬前寫給好友奧占方的明信片上,柯布寫到:“你知道,十年前,于我而言,拉斐爾已經讓位于米開朗琪羅。如今,我將非常高興同您緊密合作,一起去檢驗這世界之不變法則,我會盡我所能去重新確立這一法則。此次羅馬之行,讓我們好好看看羅馬。此后,對于我們來說,羅馬將再無秘密可言?!奔热蝗绱?,不妨我們也相約今秋羅馬,只不過,不再只是為了解密柯布,而是為了尋找我們未來的路。




基本參考文獻:

1.柯布建筑導覽。Gans, Deboral, “Le Corbusier Guide”, Princeton: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C.1987

2.柯布早期項目。勒·柯布西耶,博奧西耶 編,《勒·柯布西耶全集》第一卷,1910-1929;第二卷,1929-1934, 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05年。

3.建筑師討論柯布的論文。Palazzolo, Carlo & Vio, Riccardo, edited, “In the Footsteps of Le Corbusier”, New York: Rizzoli, c.1991.

4.青年柯布研究。Brooks, H. Allen, “Le Corbusier Formative Years”,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C.1997

5.米開朗基羅的建筑作品。Ackerman, S. James, “The Architecture of Michelangelo”,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C.1986

6.讓·讓熱(Jean Jenger) 編,《勒·柯布西耶書信集》(Le Corbusier Choix de lettres), 牛燕芳 譯,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02年。(一般性閱讀)

7.阿爾諾德·豪澤爾(Arnold Hauser),《藝術社會史》,黃燎宇 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15年。(一般性閱讀)


推薦文章(有譯文):


1.艾倫·科爾孔,“在勒·柯布西耶那里的概念置換”; Colquhoun, Alan,“Displacement of Concepts in Le Corbusier”) in “Collected Essays in Architectural Criticism” (1972), London: Black Dog Publishing, c.2006, pp.34-44


2.克里斯蒂安·祖米,“克拉爾泰大樓”; Christian Sumi,”The Immeuble Clarté” in “In the Footsteps of Le Corbusier”, edited by Carlo Palazzolo & Riccardo Vio, New York: Rizzoli, c.1991, pp.176-187.



編輯:張遠博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作者劉東洋所有,如需轉載本文,請通過有方空間微信訂閱號(youfang502)與有方媒體中心取得聯系,并主動告知媒體名稱以及真實用戶數,以獲得授權。

轉載要求:請務必尊重本文版權與作者權益。請于文章開頭和結尾加入轉載按鈕(具體操作方法:申請原創-是否公眾平臺首發-否-填寫原文鏈接、轉載平臺名稱、作者),同時在開頭顯著位置注明:“本文來自有方空間(微信號:youfang502),作者(包含文字、攝影和編輯等):XXX?!?/span>

投稿郵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發表評論
用戶反饋
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