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鳳臣風光攝影創作經驗談

一凡夢 2019-10-17 21:06:50

風光攝影中的構圖、取景、曝光、用光、影調等方面是攝影者常常關心的技法,以下簡要介紹一些作品的創作體會,供實際拍攝時參考。

光圈f/32 曝光時間1/2s 鏡頭150mm 感光度100 攝于北京箭扣長城

雪后長城,銀裝素裹,分外妖嬈。拍攝這幅圖片時,要選擇較高的位置取景構圖,才能從近到遠、一覽無余地將長城的氣勢、意境和韻味很好地表現出來。另外,要注意云霧和長城的相對位置,應等到云霧沒有遮擋住遠山時按下快門。這樣,前景和遠景有一個呼應,拍攝的畫面才能很好地表現出長城綿延、穿梭于崇山峻嶺之中的雄偉氣勢。

光圈f/22 曝光時間1/8s 鏡頭150mm 漸變灰鏡 感光度100 攝于河北金山嶺長城

半剪影的長城,別有一番韻味。構圖時將三分之二的畫面留給天空,三分之一的畫面留給地面,以突出天空云層的光影變化。拍攝時,在鏡頭的前面加一個漸變灰鏡,目的是壓暗天空部分,以降低地面和天空亮度的反差,保持地面部分景物的一些細節。如果地面沒有層次,整個畫面反差就會過大,對于表現地面的景物(長城)是不利的。

光圈f/16 曝光時間1/8s 鏡頭80mm 感光度100 攝于云南元謀

這幅作品的主要表現手法是利用色彩和光影的變化來營造出一種神秘的畫面氛圍。日落時分光線角度較低,一半的景物被陽光照亮,一半的景物陽光照不到,這就造成了一明一暗的對比關系。拍攝時使用漸變灰鏡,將鏡片暗的部分對準景物的亮處,鏡片透明的部分對準景物的暗處,這樣降低了反差,從而使拍攝出的畫面其亮部和暗部層次分明。

光圈f/22 曝光時間1/8s 鏡頭150mm 感光度100 攝于甘肅嘉峪關

拍攝沐浴在早霞中的嘉峪關,要將關城處理成剪影狀態,以重點表現天空斑斕的色彩。拍攝時要注意城樓的輪廓相互不要重疊,盡量將三座城樓全部表現出來,觀賞者才能看出嘉峪關的特點。當然,構圖時太陽的位置也要精心考慮,最好放在黃金分割點上,使畫面“錦上添花”。

光圈f/45 曝光時間1/2s 鏡頭150mm 感光度100 攝于河北金山嶺長城

拍攝巍巍長城,要盡量多地表現長城的全貌,拍攝位置要高,要有一覽眾山小的感覺。此外,有霧或陰天的時候不容易表現,最好是晴天的時候拍攝。這幅作品是在金山嶺從西向東的方向選擇順光拍攝,如果采用逆光拍攝,長城處于剪影狀態,不利于拍攝長城的走向和遠山的氣勢。在構圖的時候,如果將前景的烽火臺安排在黃金分割點上,雖然很好,但是畫面中左右兩邊長城的結構就會交代不清楚,將前景的烽火臺放在畫面的中間,看上去雖然略顯呆板,但是卻能夠很好地表現出整個金山嶺長城的結構,從紀實的觀點看也是很好的。事物是沒有十全十美的,還要根據自己的創作思想去構圖。

光圈f/32 曝光時間1/8s 鏡頭250mm 感光度100 攝于內蒙古壩上草原

拍攝這幅藍色暢想曲時,將大面積藍色調的背景占據整個畫面的4/5,主體只占畫面的1/5。這種大膽的構圖主要是利用背景來突出主體,作為主體的一排小樹沐浴在陽光下非常醒目。節奏與旋律好似作品的靈魂,那么這幅作品的節奏與旋律體現在哪里呢?重復是一種節奏,變化的節奏增加了旋律,背景中大片生長的白樺是一種節奏,前景的一排小樹也有節奏,兩者的節奏是不同的。非常巧合的是前景處的小樹是分組排列的,第一組兩顆樹,第二組三棵樹,第三組四顆樹,第四組五棵樹,恰恰好似樂譜中跳動的音符:2、3、4、5。就是這種優美的節奏與旋律使畫面演奏出藍色的暢想曲。

光圈f/22 曝光時間1/8s 鏡頭80mm 偏振鏡 感光度100 攝于內蒙古壩上草原

冰雪的世界。當我們來到冰雪世界的時候,可以說到處都是美麗的景色,但是拍攝的時候要有所選擇,選擇什么?選擇有特點的地形地貌、選擇光線、選擇造型、選擇色彩。從這幅作品中可以看出:前景是精心安排的,小溪的之字形走向使畫面有了動感,這種動感活躍了畫面,小溪兩邊“塔頭”的造型使畫面產生了節奏感,小溪又將我們的目光引向了畫面的中心—掛滿雪霜的植物,側光照明增加了景物的反差。畫面正是通過造型、線條、節奏、色彩、反差合理的安排和提煉完成了一幅作品的拍攝。

光圈f/16 曝光時間1/15s 鏡頭80mm 感光度100 攝于云南元陽

梯田與村莊。落日的余輝染紅了天空的云彩,水田、村莊沐浴在這美麗的色彩之中,環境之美、自然之美、人文之美躍然在畫面之中。通常我們在逆光拍攝的時候景物是很暗的,對表現景物的細節不利,但是,當眼前的景物有反光的時候情況就不一樣了,因為我們可以得到景物的細節和層次,所以,在拍攝時很容易控制反差。這幅作品正是這樣,前景的水田降低了整個畫面的反差,天空云彩的層次和地面的層次都很好地表現出來。請注意:景物的反差決定畫面的反差。

光圈f/22 曝光時間1/8s 鏡頭50mm 感光度100 攝于內蒙古壩上草原

風光圖片應該是美麗的,不容置疑,不美的風光圖片沒人會喜歡。粗獷、壯觀的美是“美中之美”。早晨,陽光躲在烏云的后面,極力地尋找縫隙照射荒原、河流和大地,薄薄的初雪傳遞著冬天的信息,涓涓的土力根河水帶著草原的氣息流向遠方,我的思緒也隨之遠去。自然之美,美在自然。

光圈f22 曝光時間1/8s 鏡頭50mm 感光度100 攝于內蒙古壩上草原

晨曦中的濕地。天還沒有亮,我已經來到濕地。周圍安靜極了,聽不到任何聲音,水草是黑的,水草深處微微地反光,我知道那是水面。在這里拍攝有一個難點就是拍攝位置較低,如果選擇附近較高的位置則距離水面太遠,而選擇在水邊則感覺位置太低。在猶豫之中,東方天空已經發紅,慢慢地把云彩染紅了,早霞出現了。時機不等人,不能再猶豫了,只能選擇在水邊拍攝。我選擇水草較少的地點,為的是將水面拍進畫面,水面能夠反射出天空的朝霞,這樣畫面比較靚麗。如果水草占據太多的畫面位置,就會影響對朝霞的表現,從而使畫面的感染力降低。

光圈f/16 曝光時間1/15s 鏡頭135mm 感光度100 攝于河北金山嶺長城

這幅表現金山嶺長城的作品同樣具有恢弘的氣勢。拍攝時,選擇長焦鏡頭攝取長城的一部分,同時將遠方高高的山脈納入鏡頭,用山脈去烘托長城,從而表現出長城的雄偉。這里使用的是對比的手法。當然,選擇日出時分色溫比較低的時候去拍攝也很重要。

光圈f/22 曝光時間1/15s 鏡頭50mm 感光度100 攝于北京箭扣長城

“近取其質,遠取其勢”是表現這幅作品的“硬道理”。就是說近處的景物要拍攝清晰,將質感表現出來;利用遠處的景物來表現畫面的氣勢,這樣的作品才比較耐看。

光圈f/32 曝光時間1/15s 鏡頭250mm 感光度100 攝于北京箭扣長城

拍攝長城,可以表現長城宏大的場面,也可以表現長城的局部細節。這幅作品表現的就是長城的局部(“縮脖樓”),之所以叫“縮脖樓”,是因為這座烽火臺沒有建在山上,而是建在巨壁之下,山的氣勢蓋過了長城的氣勢。但是通過畫面我們看到了長城不屈和執著的精神,這就是作品的寓意所在。在拍攝時機的選擇上,不要選擇日出時分(日出時分“縮脖樓”處在陰影處)和正午光線較強的時候,要選擇日落時分,此時光線角度較低,色溫較低,影調較暖,明暗反差較大,有利于表現長城和山體的質感。

光圈f/32 曝光時間1/15s 鏡頭50mm 感光度100 攝于北京箭扣長城

利用前景拍攝出長城的縱深感。構圖時,將前景的一段墻體拍進畫面可以起到兩種作用:一是墻體的線條起到一個引導作用,墻體從一側向中間延伸,把我們的視線引向畫面的主要部分;二是墻體較暗的影像和遠處銀色的世界形成強烈的明暗反差對比,這就極大地增強了畫面的縱深感。

光圈f/16 曝光時間1/30s 鏡頭50mm 感光度100 攝于山西偏關老牛灣

獨特的地形地貌是風光攝影的重點表現題材。這里的烽火臺為什么吸引人?是因為黃河邊獨特的地形地貌。構圖時,選擇黃河的對岸,使用廣角鏡頭將兩邊的河道、峭壁、半島及昂首矗立的望河樓收進畫面,一幅帶著粗獷、恢弘氣勢的長城畫面進入我們的視野。盡量地表現烽火臺周邊的特殊地理環境是這幅作品成功的關鍵。


光圈f/16 曝光時間1/8s 鏡頭80mm 偏振鏡 感光度100 攝于山西偏關

黃河邊的長城是最精彩的一段。黃河哺育著華夏各民族,長城是世界最偉大的文化遺產之一,兩者的寓意深邃,兩者的歷史文化厚重無比,此情此景對我們攝影者來講,光影、線條、色彩不再重要……

光圈f/22 曝光時間1/15s 鏡頭150mm 感光度100 攝于內蒙古壩上草原

草原的春天雖然很短暫,但卻異常美麗。在草原,報春的不是小野花而是開著白
花的山丁子。日出時分,我沒有將鏡頭對準初升的太陽,而是對準美麗的山丁子花,因為我要拍攝的是草原的春色。太陽冉冉升起,一道陽光掠過山丁子花,照亮了草原的紅土地,我不失時機地按下了快門,將草原的春色永久定格在我的記憶里……


光圈f/22 曝光時間1/8s 鏡頭80mm 感光度100 攝于內蒙古壩上草原

生命之歌。兩棵樹一生一死,生與死是自然的規律,然而死而不倒,與生者共存,看上去它沒有樹葉,連樹根也露出地面,但是,看它的軀干,確是錚錚傲骨向著天地間展示著強者的氣概,使人頓時產生敬畏之感。任何軀體都是會被消滅的,但是,精神是永存的,精神還是能夠讓別人去學習的。拍攝什么,還是不拍攝什么是應該有所選擇的,思想決定拍攝位置,思想決定技術、技法,當你拍攝一個題材時不再受技術、技法困擾,而是能夠做到“隨心所欲”,技術、技法為你創作思想服務的時候,那么,我認為你離 “大家”不遠了。


光圈f/22 曝光時間1/8s 鏡頭50mm 偏振鏡 感光度100 攝于內蒙古壩上草原

我喜歡在冬天拍攝雪景, 因為一天中陽光總是斜射的, 對表現冰雪的景物很有利。拍攝這幅作品是在上午十點鐘左右,陽光照射在雪原上,小樹、山丘有長長的、濃重的陰影,陰影與雪原產生了和諧的反差,立體感很突出。這幅畫面以白色為主,色彩統一,大面積的白色和陰影與天空的藍色對比很和諧,景物的造型具有節奏和韻律,畫面的感染力很強。


光圈f/16 曝光時間1/2s 鏡頭50mm 感光度100 攝于甘肅敦煌

看到敦煌的雅丹地貌,你會對大自然肅然起敬,各種各樣奇特的造型會引起人們無限的遐想。這里距羅布泊一百多公里,是戈壁的腹地。太陽已經落在地平線以下,但是,余暉尚存,這個時候拍攝,需要較長的曝光時間,原因是現場光線較弱,還要使用較小的光圈。但是,不能曝光過度,拍攝的結果要達到現場景物美輪美奐、神秘莫測的影調效果。

發表評論
用戶反饋
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