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邦德:人生的丹青需要用一輩子去書寫

南山信乙 2020-07-08 09:54:04

“學書像挖井,我花一輩子的時間去做一件事?!?/p>

草根書法家

清貧的少年時代,磨礪了他如硯臺般的意志。

1957年,林邦德出生在寧??h農村?;仡櫺r候的生活,他概括為三句話:“想吃奶時沒奶吃,想吃飯時沒飯吃,想念書時沒書念?!?/p>

初中畢業、筋骨還沒完全長成的他,下田干活的清苦日子過了足足五個年頭。后來,參加胡陳港圍海堵口工程,他被選為文藝宣傳隊員,說快板,拉二胡,練歌舞,樣樣都能做,文藝才能顯露出來。

不久,相對偏遠的海島隔洋塘小學需要一名能唱會寫會畫的教師。林邦德被推薦補缺,前去任教,從此開始了他的教師生涯,也是他改變命運的開端。

海島的夜晚,時間是充足的。找不到字帖,報紙、畫報上時常發表郭沫若先生的手跡,他開始模仿練習,一組字,有時練上百遍。

1980年,寧波為解決民辦教師的出路問題,決定招一批“民師班”。林邦德以優異的成績順利地邁入師范的課堂,藝術才能得以表現出來:幾次比賽都拿了最高獎,他被公認為搞藝術的料。

生活窘境 妻子支持

“朝書暮畫,斯如騎戰馬。激情筆筆注點劃,應知情義無價”。

對書法的研磨,他一刻也沒停止過。剛開始,家里生活并不寬裕,生活的窘境直接威脅到他的練習。妻子的默默支持,給了他寫下去的動力。

一次,他準備參加縣里舉辦的書法展,買紙的錢卻捉襟見肘。翻遍抽屜,找到幾十元錢,他把心一橫,拿去買了紙。妻子回來發現錢不見了——這可是全家一個月的生活費!她忍無可忍,哭著將家里存放的字帖、習字紙等一并撕毀。

看到妻子哭泣的樣子,林邦德心如刀絞,一種愧疚感涌上心頭。他想:何必走這艱難的路呢?他燒掉了珍愛的毛筆,忍痛做了個決定:好好生活,戒掉練書法!

一個月時間里,他未碰過筆。每天表面上樂呵呵的,內心卻翻江倒海,像丟了魂似的,做什么都提不起神。對他的一切,妻子都看在眼里。


一天,下班回來,林邦德瞥見寫字臺上擺放著一支新毛筆和已經粘好的字帖。他把驚訝的目光投向妻子?!昂煤镁毎伞?,妻子簡單的一句話,給了林邦德莫大的溫暖。他點了點頭,重新拿起了筆。沒多久,他的作品入選省書協舉辦的書法展……

一輩子只做一件事

學書三十年,在林邦德看來“行百里者半九十”。他要寫出與古人不一樣的東西,哪怕是一點點也成,像挖井一樣,深挖下去,一定會挖出個結果來。好在他的愛好和工作都是書法,這被他看作是最幸福的事。

“古往今來只要稱得上書法名家的都是我林邦德的先生?!彼堰@比作“討一家米煮一鍋粥”和“討千家米煮一鍋粥”的差別。他說:“有機會、有條件拜師,固然可以學到師者的長處,并且會進步很快。但沒拜門戶,反倒不被一家所囿,可以博采眾長,發展的路子會更廣?!?/p>


他喜歡行草,感覺行草最能發揮書家的性情。他沒有眾多書者的中規中矩,也沒有那些所謂灑脫書家的龍飛鳳舞,甚至是匪夷所思。林邦德走的是“中間”道路——“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出新意于情理之中”。

他的書法之“井”,“挖”得很扎實,在掘進中,他成為了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全國中小學師生書法考級評審委員會委員、浙江省書法家協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寧波市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寧波市政協書畫院副院長。并被評為“全國書法教育先進工作者”和“寧波市首屆‘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


用如椽之筆,揮就大榜書,也是尋常難見的嘗試,可線條還是老樣子,是30年來他一貫所磨練的。他總是走在一條很特別的路上,既要做傳統的“維護者”,又不做傳統的“守護者”;既要做藝術的“創造者”,又能將自己架在“非傳統”、“反古典”的虛無主義的基礎之上。

“我的書法,眼前的一幅永遠是下一幅的草稿。我總是在想,什么時候從公眾視野中消失,去探尋我內心的所思所想,等到再出山時,面目就大不相同了?!?/p>

來源:寧波網上文化家園微信公眾號


發表評論
用戶反饋
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