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紅木市場淡得慌 紅木家具玩“清倉”

webmaster 2020-07-02 14:01:22

  紅木家具,一個傳統中國人抹不去的心結。加上近幾年的炒作,儼然成為高端的代表,一些有歷史、材料稀缺、雕工復雜的產品,動輒數百萬上千萬的標價,更讓普通消費者望而卻步。但有業內人士感慨,由于市場競爭加劇、高端消費低迷等眾多原因,目前品牌紅木家具的利潤已經被壓縮到20%左右,一些小品牌甚至賺錢 就賣,價位還不如一些實木家具。

  現象:紅木家具玩“清倉”,2折出貨

  近期,兩場紅木家具直銷會在鄭州比拼上演,上千平方米的展廳,各種紅木家具鋪展開來,而宣傳的口號也頗為驚爆:價格不到專賣店的20%。一家 16件套只要4.19萬元,一家18件套4.88萬元,甚至幾百元一件的小件也比比皆是,真可謂鮑魚賣出了白菜價。而價格低的原因,則主要是工廠直接銷 售,免去了中間環節的代理費、商場場租、裝修費等。

  記者上周五冒雨來到一直銷會現場,看到盡管天氣不好,又非周末,但仍有很多消費者在挑選紅木家具,這其中,意向成套購買者不少,價格低廉的小件產品反而無人問津?,F場看中家具,現場交款,直接工人打包送貨,現場標注的價格,少則市場價5折,多則2折左右。有消費者表示,紅木的材質,各種雕花, 價格卻比一些賣場里實木家具還便宜,買回家不僅上檔次,還能傳宗接代,感覺非常劃算。而對于宣傳上的馳名商標、鑒定單位、質保等關乎質量保證的項目,卻鮮有人問。大多數消費者都是奔著“紅木”“工廠價”等而來,至于到底是不是紅木?到底市場價幾何?亦少有人懂,基本都是聽銷售人員的一面之詞。

  行業:紅木市場淡得慌,掙錢即賣

  對于今年的紅木市場,眾多業內人士都用淡得發慌來形容。年年紅鄭州經銷商宋衛國告訴記者,很多經銷商都在挨日子,大宗消費已經很難見到,對于 一些零星消費者,各個品牌爭搶得厲害,大家已經不再比拼服務、做工、用料,直接拿價格上,看誰比誰的價低,大品牌利潤率還能做到20%,一些低端品牌的產 品,掙錢就賣,六七千元的茶臺,掙500元就敢賣。

  宋衛國感慨,現在一套紅木家具的價格,還不及一套實木家具。一些大品牌的實木家具,靠時尚的款型,100%實木的標志,成套十幾萬到幾十萬不 等,而同樣是成套的紅木家具,價格卻難以上去。究其原因,宋衛國分析,一是紅木家具品牌不突出;二是款式難以突破;三是不注重宣傳;四是行業惡性競爭,凡 其種種,最終導致紅木市場行情異常慘淡。

  而紅木家具一貫高大上的定位,也讓不了解市場的消費者認為其就是高端消費,即望而卻步。加上紅木家具顏色、款式等的局限,只有部分特定人群才會消費。

  在某直銷會現場,宋衛國感慨,看來紅木家具并不是沒有市場,而是本土經銷商沒有找到通路。綜觀現場的標價,除了部分特價產品,一些大路貨在鄭州紅木市場并不鮮見,價格甚至更低。


  專家:紅木概念需明確,升值不易

  對于眾多想撿便宜的消費者,宋衛國提醒,購買紅木家具一定要問清用料。一些商家為誘導消費者,常常將用料的名稱往酸枝、花梨上靠。如現在市場 上一些所謂的酸枝木、花梨木,都指的是非洲酸枝木和非洲花梨木,俗稱的非洲花梨木只有刺猬紫檀在2012年才被納入國標紅木5屬8類33種,草花梨和古夷 蘇木則不在國標之列,但很多商家只標稱花梨木,一般消費者很難辨別;對于低端市場泛濫的所謂非洲酸枝木,又稱伯克蘇木,則根本不在國標之列。非洲花梨木原 材料大約4000元/噸,緬甸花梨木1萬~1.2萬元/噸;非洲酸枝木3000多元/噸,大紅酸枝普通料15萬元左右/噸,大料20多萬元/噸,原材料的 差異,導致成品家具的價格差距巨大。

  很多消費者購買紅木產品,是看中其升值空間,宋衛國表示,一些稀缺的木材,如海南黃花梨、東南亞紫檀木已基本成絕版,東南亞地區 的紅酸枝也較為稀缺,這部分通常價值不菲。但一些雞翅木、非洲花梨木制作的家具,升值空間并不大。除了材質,款式和工藝也必須到位,其身價才能倍增,粗制 濫造的家具,幾乎沒有增值空間。

  宋衛國還提醒,趁紅木家具市場價格谷底抄底的消費者,買家具千萬莫忘驗身份,2012年出臺的紅木新國標規定,商家銷售的紅木家具產品,應具有產品使用說明書、產品質量明示卡和產品合格證三個保證文件。

  來源:大河報


點擊閱讀原文

進入仙作網紅木微店(分銷加盟版

0庫存,0資金,0風險

加入分銷,輕松創業

定慧福里房價
發表評論
用戶反饋
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