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點,圈錢的方式簡單點...別把觀眾的好感都耗盡了

何必在意x 2017-11-24 08:26:51

寶寶們晚上好~新的一周也要元氣滿滿的開始啊!


昨天晚上播出的眾多檔綜藝節目中,薛之謙一個人就占了三檔。除了《我們的挑戰》之外,還有《超強音浪》


和網綜《吐槽大會》


雖說在節目中他說了很多很正能量的話,但是對于觀眾們來說比起這些類似演講的說辭,大家更喜歡看吐槽的部分。所以關于昨天那期節目的評價,很多人都在說,“整期節目都很搞笑,唯獨薛之謙整段垮掉?!?/p>


不過其他人吐槽的部分還是hin有點的,而且雖然大多數都是以開玩笑的口吻,但是這些槽點也的確是目前網絡上對于薛之謙吐槽最多的。


第一個,就是他說過自己2017不會再上綜藝了


說到這里鳳姐腦子里首先蹦出的就是那篇他說過自己如果再參加綜藝就會瘋的采訪


還有就是去年薛之謙在某個商業活動之后的采訪中也說過,《我去上學啦2》是他2016年的最后一檔綜藝。為什么記得這么清楚呢,因為當時鳳姐就在現場聽了群訪:)


但是呢,12月份《我們的挑戰》就開始播出了...哦對還有《火星情報局》第二季


第二個,就是關于他live實力的問題。在節目里池子和沙溢都提到了這個,池子說得還算委婉,但是沙溢真的是說的一針見血啊


其他的吐槽薛之謙都只是笑一笑,有些甚至歡呼,但是一說到音樂上的吐槽時,他的反應真的可以算是全場反應最強烈的瞬間了


但是這個問題薛之謙曾經也回應過,只是他回應的方式真的是有些...當時在《火星情報局》上,他說“我就是跑調,你管我啊?!?/p>


雖說語氣只是開玩笑,如果他是一名演員或者是主持人還可以理解,但是他是一名專業的歌手,唱歌不跑調難道不是最基本的嗎?


第三,就是姜思達說的很多人怕薛之謙“過勞死”,不過并不是字面意思,而是怕因為過度撈錢不顧節目質量而被人弄死


之后在沙溢的吐槽中也說到了,薛之謙的表現在綜藝節目中的表現一如既往的浮夸,表演痕跡非常明顯


而這兩點也是薛之謙目前面臨的最大的問題吧。還記得去年在薛之謙剛剛爆紅的時候,大家對于他在綜藝上表現的評論幾乎都是清一色的喜歡。甚至一夜之間他似乎成為了衡量一檔綜藝好不好看的標桿。


因為無論是他的段子風格,還是經常坦誠的說自己過氣,做各種副業是為了賺錢做音樂的耿直都是以前很少有藝人會說出口的。所以一開始觀眾們會覺得很新鮮。


但是隨著他的曝光度持續不斷,而且每一次搞笑的梗和方式幾乎都是一樣的,所以慢慢的大家開始了視覺疲勞,甚至開始覺得他有些用力過猛開始慢慢厭倦了他的這種生硬的搞笑方式。


很多人都在比較大張偉和薛之謙的不同,在鳳姐看來大概就是,大張偉的幽默和話嘮是天生的,而薛之謙的搞笑則是因為現實而必須如此。更何況他已經神經衰弱了很多年,而且又有抑郁傾...


在昨天播出的《我們的挑戰》中,他說到了自己心理有問題,從來都沒覺得自己心理正常過


之前在《拜托了冰箱》時,何老師也提到過他已經有六七年的神經衰弱


但其實網上有粉絲說,早在《我型我秀》中拜訪他的家的片段時他就說過,被子是小時候用過的,外面還要再蓋一層被子,床靠著墻角,窗簾怕透光。在酒店的時候就只能硬睡


而在他之前的粉絲見面會上,他提到了曾經的好兄弟喬任梁,他說他懂得抑郁癥的那種痛苦。“你要知道,憂郁癥真的不是開玩笑的。我曾經也是算憂郁癥比較嚴重的患者,去看過醫生的。我最嚴重的時候,要吃三粒安眠藥才睡得著?!?/span>


有一次實在睡不著的就給爸爸打電話說自己要跳樓,嚇的薛爸爸趕緊沖過去,給他帶了三粒安眠藥。“你們知道三粒安眠藥是什么感覺嗎,整個人都是暈的。你感覺你睡下去根本不是睡覺,但那天我得到一個安眠的覺,我爸爸就在旁邊陪著我。很多人根本不了解這個病有多么可怕?!?/span>


但是他似乎很抗拒向大眾解釋到底是什么導致了這些心理問題。他把自己的病痛暴露,但是卻又不想讓粉絲們和觀眾們進入他的傷痛,所以很多人很心疼他,也很欣賞他。的確,他的情歌都很動情也很傷。而且他對音樂的執著也很打動人


其實縱觀薛之謙從出道到現在,真的是像坐過山車一樣幾次大喜大悲。從當年《認真的雪》紅遍大江南北到突然過氣,再到因為在微博上寫段子漸漸翻紅,然后通過參加綜藝爆紅。


如果說第一次的過氣是公司的原因,他不能控制也不能挽回的,那么最近被罵真的就要找找自身的原因了。真的就是過猶不及吧。


其實并不是觀眾們的口味有多么的善變,而是人們不愿意一直都在看一成不變的東西。從“薛之謙都拯救不了的尷尬”到“看到有薛之謙就尷尬”。在耗盡觀眾們的好感之前,歇歇吧。




發表評論
用戶反饋
客戶端